一名普通的写手,脑洞超大却懒得动手的那种_(:3」∠)_
APH金钱组的迷妹,米领。
ES 主推[UD] 没错就是过激背德的那个
☆不论是腐还是乙女都吃得下★

反方向的钟

  • 国设,短篇,ooc

  • 虚构,请勿当真

  • 作者文笔有限,写不出那种感觉真的很抱歉

  •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 金钱组专场(●'◡'●),隐露中

  • 阿米与老王双向箭头

  • 不喜勿入

                                   准备好了吗? Let's  go !!

 

是夜。

纽/约繁华的景象一览无余。

年轻的美/利/坚/合/众/国无声的站在落地窗的面前。平光镜上发射出一抹白光,湛蓝色的双眸因为房间的漆黑而显得幽静、深沉。

阿尔弗雷德静静望着窗外的景色,手里握着一件西装外套,面上是不符合他平常的寂静冷漠。

00:00

他默默的在心里念着那个人的名字——

王耀

 

“ok!世界会议开始了!首先是Hero,为了世界的和平Hero有必要对一些危害到世界人民共同利益的邪恶势力进行制裁!顺便一提,反对意见一概不接受哦。”阿尔双手支撑着桌子,头上的呆毛也随着主人的讲话不停的晃动着。他对着下面的国/家们言辞凿凿的说完之后,轻咳了一声,“现在开始投票。”

投票的结果很快便显示出来了。

赞成票和反对票并驾齐驱着。

阿尔皱着眉头,很快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赞成、反对和弃权的人数加起来并没有到达总数。那就意味着有人没有投票。平光镜反射出一道白光,他的眼睛向四周扫射着——

在一群高大的西方人之中,小巧的东方人显得尤为突兀。阿尔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念着这个名字。

王耀!!!

他竟然睡着了!

what the f**k !!

阿尔气冲冲的走向王耀,重重地脚步声透露着他此刻的不满。停下,站在熟睡的东方人的面前开始使劲的拍打着桌面。

“嘿!中/国!这可不是让你睡觉的地方!”

王耀仍趴在桌子上,似乎并没有被吵醒。

阿尔捏紧了拳头,又重重的捶了下桌面,却在手即将要触碰到桌子的时候突然被另一只手死死的截了住,阿尔默默的加重了力气,那人也是丝毫不退让,空气中弥漫着硝烟。他慢慢的抬眼看向这只手的主人,眼中是还未退去的狠厉。

“美/国君,小耀昨晚很累的哦~你这样做会吵到他休息的~kurokuro~”高大的斯拉夫人一边笑眯眯的对着阿尔说话一边把自己的手放在王耀的头上。

阿尔看到眼前这人的动作,湛蓝色的眸子忽的闪了一下,收回了自己的手。没有理伊万近乎于挑衅的行为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仍旧趴在桌子上的人,然后沉默的转身离去。

弗朗西斯看到这一幕不可置信的拍了一下坐在身旁的粗眉毛绅士,“呐,哥哥我是不是看错了,小阿尔什么时候转性子了。”

亚瑟一边颇为嫌弃的拂开弗朗西斯的手一边说:“八嘎!我怎么会知道!还有谁允许你碰我的肩膀了!你是想死吗!红酒混蛋!”

“疼疼疼!你个死眉毛快放开哥哥华丽的胡子!”弗朗西斯一边解救自己的本体胡子一边揪着亚瑟的眉毛。不一会两个人就打起来了,旁边的国/家们表示自己已经司空见惯了,也没有人去拦他们,话说即使他们想拦也是拦不住的。所以他们还是安安静静的离开吧。

"小耀哒~"伊万笑眯眯的盯着王耀。这时候的会议室早就已经空荡荡的了,徒留他们两个人呆在这里。

王耀没有理会伊万的叫唤,只是慢慢把自己的头从臂弯中露出,随后往后一仰,整个人瘫在椅子上,兀自沉默着。伊万见他这样也并没有在意,继续自顾自的表达着自己的愉悦,”小耀你可没看到那个死憨八嘎脸上的表情。kurokuro~真是令人赏心悦目啊~“

“赏心悦目可不是这样用的阿鲁。”王耀瞥了一眼伊万。停顿了一下,“我没有兴趣参与你们的恩怨。”随之,王耀的眼神变得犀利,就像是一只苏醒的狮子已经盯上了猎物一样,”所以,下次再摁着我的脑袋说一些莫须有的话......你是知道的。“

但可惜的是,他面前的人可不是什么单纯的小白兔或是什么矫捷的藏羚羊,而是一只脸皮比城墙还厚的北极熊。

不仅仅,还是一只令魔王都感到害怕的“北极熊”。

“我知道啦★”

这头熊面对王耀的威胁丝毫没有危机感,只是向随便应付一样的丢下了一句不痛不痒的空话。”那么,小耀我先走了哦~“语毕,伊万站起身,毫不留恋的离开了会议室的大厅。

“啪嗒”

门被关上了。

王耀跟着松了一口气,然后疲惫的合上了双眼。

最近,真是不得安宁。

不管哪里都。

看来他真的是老了啊。

 

 三

 等王耀醒来的时候,肚子已经是饿的受不了了。王耀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肩膀上滑了下来。

一件西装外套。

陌生却又熟悉的衣服。

同样是甜腻的气息。

王耀抓着这件衣服陷入了沉思。

“那个.....中/国桑......”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王耀吓得差点失声尖叫。他有些机械的转过自己的头——一双淡紫色的眼睛正温柔的注视着他,长长的呆毛卷曲着在空中晃悠着。有时候,王耀会想,明明是同一张脸,明明眼前这个人的性格更好,为什么,他的眼里只有那个人呢?

究竟是哪个环节出错了呢?

马修看着恍惚的王耀,忍不住伸出手在他的面前晃了一下。

“中/国桑,没事吧?”

王耀猛地回到了现实,淡淡的笑了一下。

“没事。谢谢你的衣服。”

“不,举手之劳而已。那个......”马修笑了一下,“虽然有些冒昧,但我还是想问王耀。”

“王耀是喜欢阿尔吗?”

王耀猛的震了一下。

 啊。

你能想象吗?

这种感觉。

被人毫不留情掀开伪装的感觉。

像是被人扒光衣服放在青天白日下洗礼着其他人投来的,或是嘲笑,或是怜悯,亦或是......平静的眼神。

好难受,快要窒息了。

王耀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脸,靠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国/家与国/家之间,开什么玩笑。

我们只是.....

只是利益关系罢了。

这样想着,手却不自觉的握紧了。

连指甲陷入掌心的疼痛都已经感觉不到了。

“抱歉......”

马修抱歉的看着王耀,他不知道阿尔已经成为王耀心上的那颗朱砂痣。只是提及就会让他痛苦纠结。

那么,伊万呢。

马修忍不住恶劣的想着。

一定是那颗黏在衣服上的饭粒吧。

王耀觉得这里的空气变得稀薄,快要呼吸不上来了。但即使脑袋缺氧,他也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在干什么。

“那又如何。”

他听见自己这样说道,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带,然后站起身来,没有回头径直走出了会议室。

马修听到他的话,只是弯了弯嘴角。怀中依旧抱着熊二郎,“这样就够了。对吧?”

“谁啊?”

马修无奈的对怀中的白熊说道:“加/拿/大哟。”

许久,寂静过后,只听见一人的呢喃。

“太好了,阿尔。”

 

离开了呆了一个上午的会议室,王耀显得有些疲惫不堪。

糟心啊,糟心。

难道自己的心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吗?

王要站在繁华的纽/约街头,形形色色的人们从他的身边走过,步履匆匆,目不斜视。

都是要回家吧阿鲁。

仿佛只有王耀一人逆着人群行走,他漫无目的的四处闲逛。有些苦中作乐的意味,他想他一定是那最帅的逆行者。

自己现在这样还真像是一名失业的青年,失魂落魄的在街上游荡。

停下自己胡思乱想的脑袋,王耀抬起右手看了一眼表面上的时间。

22:39

王耀木然的看了一眼天色,脸上显出一副要笑不笑的表情。

这是北/京时间阿鲁。

他与他的首都整整差了12个小时。

当他这里是白天的时候,我那应该是黑夜吧。

简直就是反方向转动的钟。

王耀边走边随意的瞥着街边的店铺。

真是的!都是些不健康食品阿鲁。

倏的,他琥珀色的瞳孔放大,里面清晰的映着那人的金色发丝与湛蓝色眸子。他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却又硬生生的收回了自己想要退却的步伐。

“耀!”

那个人突然这样喊住了自己,金黄色的短发肆意在空中飞舞,他觉得只要看着那双眼睛,他就已经无法动弹。

王耀在心中咒骂着自己:出息呢!

 

王耀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挂在椅子的后面。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大男孩狼吞虎咽的样子,默默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果然是老了,眼光都下降了这么多阿鲁。

“所以你叫住我就是因为这个?”

“唔唔唔!”

王耀双手抱臂,皱了一下眉头,“说人话。”

阿尔咽下嘴中的憨八嘎,喝了一大口可乐。然后扬起一抹他经典的亮闪闪的笑容,“Yes!”

啊,他就知道,从他的口中能说出其他(憨八嘎)之类的话是不太可能的。

那个时候,王耀看着阿尔一步步的向他靠近,直到阿尔真实的站在了他的面前他才回过神来。

他听见阿尔的声音——

“嘿!耀!借Hero点钱!”

天知道王耀听了这句话差点下意识的想糊阿尔一脸,但他还是忍了下来。好吧,他承认,他对阿尔弗雷德恶意卖萌的行为萌的一脸血。

“没听清阿鲁。”

“哈哈哈哈!Hero饿了身边没钱!耀耀你就借我点钱嘛!”

王耀沉默了一下,“好,就只有这一次阿鲁。下次利息翻倍!”

阿尔闪着星星眼一把抱住了王耀,“Yeah!Hero就知道耀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

王耀对于阿尔弗雷德的蠢话只是嗤之以鼻,只要是借你钱的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吧!

 

 王耀心疼了一下钱包,然后把右腿搭在自己的左腿上,看着阿尔的吃相冷哼了一声。

“说吧,美/国。这次又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阿尔无辜的眨着眼睛,“Hero在耀的眼中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不然呢?”

你还希望是什么样子。

阿尔吸了口可乐一瞬不瞬的盯着对面的王耀。

“王耀,有时候Hero真的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

“明明喜欢Hero,为什么却又表现出一副厌恶的样子呢?”

“难道说这是东方人的含蓄表现?”

王耀显然是没有想到阿尔会说出这些话,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呐,Hero说啊。”

 阿尔的身子向前倾,然后伸出自己的右手,抚摸着王耀的脸颊,平光镜后的眸子变得幽深可怕。

“你是在害怕吗?”

 

“啪”

王耀冷冷的拍下在自己的脸上兴风作浪的手。

“美/国,这么戏耍我好玩吗?”

阿尔悻悻的收回自己的右手,只是耸了耸肩。

“为什么不相信Hero一次呢?”

王耀闻言,嗤笑了一声,站起来便离开了。

“我相信你个大头鬼!”

 

阿尔看着愈走愈远的王耀,眯起自己湛蓝色的眸子。 

“真是朵带刺的玫瑰啊!”

 

终于踏上了自己熟悉的土地,王耀没有理会周围的“嘘寒问暖”,步履匆匆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关上房门,一言不发的站在阳台上。

北/京

太阳肆无忌惮的照射着大地,像是要把所有生物都融化一样。

王耀烦躁的解开领口的纽扣,手指一顿,猛地发现自己的外套丢在了快餐店。

12:00

王耀看着他回来时的方向,忽的笑了起来,唇齿间溢出一人的名字——

阿尔弗雷德。

 

 

 

 

 

 

 

 

     

     Digression

  1. 直到今天我们仍不知道二肥是怎么和老王在一起的

  2. 其实王耀在会议上睡着真的是因为太累了

  3. 伊万真的很不爽阿尔,有一部分是来自阿尔对王耀的觊觎

  4. 伊万离开会议室后碰见了阿尔,然后愚蠢的做了一名【伪】助攻

  5. 小透明【真助攻】一直都知道阿尔躲在会议室的桌子底下偷听自己和王耀的对话

  6. 阿尔是故意在快餐店说那些话的,还有他先前是一直尾随王耀出来,但是不小心看丢了

  7. 其实阿尔一开始想说的是——王耀,我们这么熟了,就借我点钱吧!

  8. 然后王耀最后想说的是——阿尔弗雷德,门都没有!先还钱!

 

评论
热度 ( 17 )

© 酸酸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