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普通的写手,脑洞超大却懒得动手的那种_(:3」∠)_
APH金钱组的迷妹,米领。
ES 主推[UD] 没错就是过激背德的那个
☆不论是腐还是乙女都吃得下★

怨我愿你

  • 非国设,短篇,ooc

  • 虚构,请勿当真

  • 王耀×联四 

  • 不喜勿入

                                   准备好了吗? Let's  go !!



平静祥和的小城的上方,飞机正发出轰鸣声。

翱翔于天,流过一条白色的痕迹。



W市,国际机场

王耀坐在机场的等候椅上,不停的掏出手机看。

他看着手机屏幕倒映着的脸庞——

褪去了年少时的青涩,也没有正处于二十几岁的意气风发,只有像是经过几百年时光才留下的温润如玉。

不像是正常人。

屏幕上的王耀歪了一下脑袋,紧蹙着眉头,显然是紧张着的。

阿尔那小子不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吧。

王耀忽的笑了一下。

真是的,自己在瞎想些什么呢!

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



当阿尔弗雷德重新步入这片土地时,早就已经物是人非了。

他一边走着一边回忆着——

啊,这里本来是一家小商店。

曾经由一对年轻夫妇经营着。

“哈哈哈!世界的Hero就是本Hero!”

“白痴!上面很危险啊!快下来!”

“kurokurokuro,露西亚决定以后要好好对待他那颗坏掉的脑子了。”

“哥哥我要死了。”

“【                                                  】”

往日的记忆不断涌入脑海。

这里,

原本是废旧的工厂,曾经自己与亚瑟、弗朗西斯、伊万他们一起在这里追逐嬉戏打闹着。

只是——

为什么Hero的心这么痛呢?



“这样真的好吗,小亚瑟?”金发的男人看着床上的人,眼中布满了无可奈何。倚在门边的亚瑟默默的点了一根烟,缓缓的吐出一口烟雾。

良久,

弗朗西斯走到床边,握住床上那人的手。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真是个贪睡的Honey,不过就是这样才令人放不下心啊。”

“究竟要睡多久呢?”

亚瑟扶着烟的手微微一顿,随后把烟蒂随意一扔,像是呢喃般的说道——

“这样就够了。”

准确的扔进了垃圾桶内。

连同他的



“kurokuro,眉毛你又在这里抽烟了。”又一个高大的男人走入房间,一手抱着向日葵一手拿着水管,脸上挂着软绵绵的笑容。

亚瑟皱了一下眉头,罕见的没有辩驳他所谓的“绅士”的象征。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伊万笑眯眯的越过了亚瑟,粗鲁的把床上人的手从弗朗西斯的手里抽走。弗朗西斯紧盯着他,生怕他做出什么“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我们出去吧,弗朗西斯。”

亚瑟迈开步伐,飞快的走出了房间,好像身后有什么在追着他一样。弗朗西斯瞥了一眼伊万,缓缓移动着步伐走了出去——

蓝紫色的眼中倒映出亚瑟狼狈的背影。



“今天露西亚也带了满满的‘阳光’哦~”

“开心吗?”

“开心吧!”

“最近发生了好多事情呐~露西亚好烦~”

“......”

“露西亚觉得呢,露西亚喜欢上了一个人。”

“哎?你问谁?”

“秘密哟~”

“但是露西亚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讲,万一逃跑了就不好了对吧?”

“......”

“呐?”

“为什么,一直不说话呢?”



啊,对了。

Hero怎么会忘了呢?

今天是【王耀】的祭日。


阿尔摘下了自己的眼镜。

“阿尔,你的眼睛真好看啊!就像是天空一样阿鲁!”

“当然了!因为我是Hero啊!”


他温柔的凝视着墓碑上定格了容颜的人。


一支香槟玫瑰放在了王耀的坟前。



王耀终于想起来了。

自己已经死了,在那一场大火之中。

他的生命就已经静止了。



怨我,愿你

-END-




   Digression

香槟玫瑰的花语——

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梦幻的感觉;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

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没有你的我就像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

                                                                                【来自百度百科】

评论
热度 ( 1 )

© 酸酸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