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普通的写手,脑洞超大却懒得动手的那种_(:3」∠)_
APH金钱组的迷妹,米领。
ES 主推[UD] 没错就是过激背德的那个
☆不论是腐还是乙女都吃得下★

【茨木×你】以爱,以沉默

私设如山,ooc,第二人称,BE,慎入

心灵鸡汤,依旧短小,退坑设定


拿着手机,看着游戏界面的你,终于对它产生了倦意。


「この腕を切られた恨み、决して忘れぬぞ」

「这只手腕被砍下的恨意,绝不会遗忘」


你最后的再戳了一下自己欧气的结晶——茨木童子。他的声音与往常无异,按照程序设定好的一无所知的念出台词。

不知为什么,你的心里觉得怪难受的。

明明自己投入了许多时间在他身上,但是他却一如既往。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也渐渐的忘记了自己当初抽到茨木童子的喜悦。

他是你的第一个SSR,也是你最喜欢的角色,当初就是因为他才入坑的,结果却没想到自己的热情会被慢慢的蚕食。

“再见了,茨木童子。”

你对着手机的屏幕喃喃道。

“是否删除‘阴阳师’”

  ......

“是。”

没有游戏的你关了手机早早的就睡了,屏幕渐渐暗淡。


没有了阴阳师的你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在听到自己周围有些人在讨论的时候,你会忍不住露出一副寂寞的表情。

不过那也只是一瞬,你又平静了下来。

比起虚拟的角色更应该注重眼前的现实生活。

不再肝游戏的你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周围谈论阴阳师的人越来越少,听说是因为立绘的事情,让一些玩家退了坑。看着官博上茨木觉醒后的立绘,你在内心疯狂的吐槽,还好自己早就退了坑。

千篇一律的吐槽终于让你觉得厌烦。你打了个哈欠,关掉了手机,倒在床上慢慢进入了梦乡。


这里是哪?

你发觉自己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是个院子,院子里有一棵大大的樱花树。你觉得有些眼熟,似乎是要想起了什么。

突然,一阵风刮过,一树的樱花像雨一样飘落了下来。

粉色的,像是一场浪漫的雨。

你的头发也被染上了这暧昧的粉红色,但是你却无心顾及,你只是呆愣愣的看着樱花树上坐着的男人。

不,男妖。

你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

【茨木......】

你无声的念着对方的名字。

他像是感觉到了你的气息,缓缓的低下头。

四目相对的一刹那,身体忽的变得奇怪。微小的电流通过相视的眼睛传达到四肢百骸。

喜悦的酥麻,揪心的刺痛。

在这一刻你的心情与他相同。

樱花雨,还在下着——

只是在那一瞬间,便成为了永恒。

茨木不知何时落在了你的面前,高大的身影笼罩住了你,但你却没有丝毫的害怕。他缓缓地抬起自己的“手”轻柔的拂去你发顶的花瓣。温柔的不可思议,与他人口中凶恶的罗生门之鬼完全不同——

那是对待心爱之人眼中才会流露出的情感。

你盯着茨木的纯金色的瞳孔,像是黑云压顶般压抑沉重的情感,但你不知为什么却觉得他似乎是要哭出来了。于是你的手不受控制的落到了茨木的脸上,轻轻的摩挲着,想要为他拭去不曾流出的眼泪。温热的触感,混淆了真是与虚妄的界限。你不知道,在茨木的眼里你也是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口。两人相对无言静默着,享受这片刻的交集。

你恍惚的想到,如果是梦的话......还能延续多久呢?


你猛地睁开了眼睛,眼睛干涩的发痛。你偏过头看向枕边的手机,屏幕仍旧黯淡无光。

你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昨夜好像做了一个令人悲伤的梦。悲伤的令人喘不过气来,想要想起大脑却一片空白。

一定是非常荒诞的梦吧。


【值得吗?】

茨木静坐在樱花树上,看着异世界完全忘记他的生活,嘴边没有一丝的笑容。他只是专注的看着虚镜上的画面。

【值得吗?】

【只为见她一面。】

【就算无法言语也要相见?】

【就算醒后对方会忘记相遇过?】

【就算自身会消失也无所谓吗?】

茨木的身体从脚开始逐渐消失成金色的颗粒,最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张狂的笑容——

“这可是吾看上的女人啊!”

就算没有吾,也会好好活着的,坚强到残忍的女人呢。

化为金色颗粒的茨木最终被风吹散了。谁也不曾想过,那样强大的罗生门之鬼,说要一生追随酒吞童子,不屑于情爱的茨木童子就这样的消散了。


你不会知道,曾经只属于你的茨木,跨过了次元的障碍与你相见,他的爱意沉在眼底,为了这个执念,毁了自己。

评论
热度 ( 23 )

© 酸酸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