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普通的写手,脑洞超大却懒得动手的那种_(:3」∠)_
APH金钱组的迷妹,米领。
ES 主推[UD] 没错就是过激背德的那个
☆不论是腐还是乙女都吃得下★

【弓杏】理由

#刷到桃李事件的脑洞#

#微桃杏,主弓杏#

#弓弦真的是苏的不得了##

#喂醒醒!你可是零厨#

#ooc,短小,不喜勿入#


“少爷!少爷!”

伏见弓弦今年17岁,今天依旧是踏在寻找自家少爷的路途。

不远的玄关处,杏正面对着某只炸毛的“小猫咪”一脸的无奈。杏用手稍微的推了推紧抱着自己腰的姬宫桃李,没想到对方竟然纹丝不动。杏子不符合时宜的想到,不愧是偶像啊,即使是看起来小小的桃李的力量也不可小觑呢!

怀中的人听着渐渐接近的声音,不情不愿的离开了她的怀里。嘴里抱怨着“啊啊!可恶的奴隶!”

杏子无奈的看着桃李,“不管怎么说,还是因为桃李君又把弓弦丢下了。”

少年状似不满的拉长了“唉”的字音,皱着眉头说道:“那是因为他管的太严了,几乎什么事情都要看着。”桃李气鼓鼓的撅起嘴巴,“我也是个男子汉了啊!什么都——”

话还未落,弓弦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少爷!”

性感嗓音慢慢的接近了——

“噫!”

桃李听到弓弦宛如咒语的话,粉红色头发吓得几乎都要翘了起来。

真像啊,炸毛的猫咪。

“杏!弓弦追过来了!快让我躲躲!”碧绿色的眸子里满是惊吓与害怕,面对这样的眼睛,杏怎么可能会说出拒绝的话呢。

“那,桃李君。你去那边,我来支开弓弦君。”

桃李顺从的躲到了她手指的方向,几乎是在桃李藏好的同时弓弦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忽的响起。


“杏大人,请问您看到少爷了吗?”

一转头,那张完美的脸就已经出现在了杏的面前,如紫水晶般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焦躁。她发射性的出了一身冷汗,不确定弓弦究竟是什么时候到的。他有没有看到?

杏狐疑的看着面前的弓弦,但他眼中的焦躁不像是装出来的。

那么看来他真的是......

杏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了一丝犹豫。

但是......

“啊,你是说桃李君吧。他往那边去了。”杏微微垂下眼睑,手指向了桃李的藏身位置......的相反方向。

不敢看,因为心虚。

“谢谢,杏大人。您真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呢。”弓弦笑着对她说道,眼中的焦虑也退了不少。“那么,我先告辞了。”

脚步声渐远,杏为不可察的松了一口气,但是背对着弓弦的身体却因为刚才弓弦的褒扬而僵主了,一种愧疚的心情油然而生。

弓弦君为了找桃李很辛苦吧,她这样做是不是不对?但是桃李......是不是不该太纵容他?

杏好像陷入了一个自我厌弃的怪圈,走走停停,却发现自己还在原地不停的踏步。

哪里,哪里都没有正确的出口。

她发呆的太过认真了,连桃李难得的对她的道谢都没有听到,桃李走了之后,她还傻呆呆的站在原地。

杏毫无知觉的向前走了一步却不料自己的腿站得有些麻了,一个趔趄身子直挺挺的砸向了地面。

.......?

杏瞪大了眼睛,看着离自己还远得很的地板,感受到了自己腰间的温热。怔了一下,杏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谢谢同学。”

杏直起腰想要离开某人的束缚,下一秒却僵在了原地,整个人处于被人半抱在怀中的姿势。

“失礼了,杏大人没事吧?”担忧的话语像是重磅炸弹一样在她的耳边炸开了。刚刚稍微退去一点的愧疚感有铺天盖地的重新涌了回来,并且被乘了十倍。

弓弦无奈的看着杏的后脑勺,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杏大人真的是非常温柔的人呢。”会因为少爷的请求而心软,也会因为欺骗【我】而陷入自责。

杏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

不,她......

“撒谎的样子也非常的可爱哦。”弓弦一想到杏藏在发间红得可以滴血的耳朵语气里就不由自主的带上了笑意。或许杏大人自己都不知道呢,在她撒谎的时候耳朵会不自觉的变红。

真是,非常可爱呢。

杏的身体现在是完全的僵住了,满脑子都被“被发现了”这四个字刷了屏。

“......那么,你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吧。”

“当然了,这肯定是少爷的无理取闹吧。”

杏没有转过头,不如说是,她有点害怕。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语气里悄然带了一丝试探,“那么弓弦生气了吗?”

“您多虑了,杏小姐。我不会对您生气的。”

“那为什么......还不放开我呢?”

腰间的力道没有像她预料般的那样马上松开并说着一些礼貌的客气的话,而是被圈得更紧了,两人之间似乎紧紧相贴住了。

男性,女性,暧昧的气氛弥漫在他们的周围。

弓弦低声地笑了起来,性感的嗓音显得比以往更低沉。他微微的弯下腰,靠近杏的耳边,温热的气息透过发丝调皮的落入耳中。

“是啊,您认为是为什么呢?”



#部分对话来源于这个太太的漫画→戳我#

#这个太太的弓弦超苏嘚,疯狂卖安利#

评论 ( 2 )
热度 ( 65 )
  1. 姚梓睦酸酸奶子 转载了此文字

© 酸酸奶子 | Powered by LOFTER